菠萝蜜app手机电影在线看

  

無論在俱樂部主席格利戈裡、經理埃比尼澤面前,還是在球員兼領隊丹妮斯-懷斯、助理教練弗雷德裡克和奧爾德斯面前,張揚表現的都像是個初出茅廬、不喑世事的毛頭小子。

實際上,張揚早就是老油條瞭。

兩世為人暫且不說,前世孤兒的身世,輟學後依靠個人打拼,能攢下一份不菲的傢業,可不是毛頭小子能做到的。

張揚故意表現出不喑世事。

愣頭青的為人處世,才對所處的工作有利。

就像是中午飯桌上,弗雷德裡克打趣說讓他和球隊一起去比賽,他就裝作根本沒聽懂,接過對方的話就答應瞭,讓弗雷德裡克不知道該怎麼辦,隻能順勢說自己有事,讓他能夠下午就進入到工作中,否則他要等和球隊一起參賽,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。

當簽約米爾沃爾的那一刻起,張揚就十分明白自己的處境:年輕是本錢,也是硬傷。

如果換做一個年紀大一些、有經驗的助理教練,俱樂部內無論是工作人員還是球員,心裡上都更容易接納,即便連續帶隊沒有什麼過貢獻,球隊也一直在輸球,大部分人也會把原因歸結到丹妮斯-懷斯身上,因為他是領隊,他是名義上的主教練,就必須擔負起責任,助理教練可不是第一責任人。

張揚則不同,他太過年輕瞭。

不像是其他行業裡會對年輕人包容,足球的世界不一樣,當球隊輸球,周圍人就會想到張揚的年紀,他們會想,“他這麼年輕,根本不適合當教練,看吧!又輸球瞭!”

“還什麼‘比賽指導員’,俱樂部腦子秀逗瞭,才會請他來當助教!”

“他到底有什麼用?”

大部分人都會想到他的年紀,就覺得他不適合擔任助理教練,隨即把輸球的原因放在他的身上。

情況可不僅如此。

所有人看待他的目光也會更苛刻,每當出現一點點錯誤,都會被無限放大,一次失敗或許就會被認為‘不適合’、‘沒有能力’,同樣的錯誤放在其他人身上,卻根本算不上大事。

這就是目前他所處的環境。

如果用一個事例來形容的話,那就像是一個男權社會的女性工作者,即便這名女性再出眾,甚至超過絕大部分男人,出現一點點錯誤,也會被認為不適合,因為在開始的時候,周圍就是以歧視的目光看來的。

張揚也是如此。

以他的年齡、經歷,工作才剛剛開始,大部分人就會認為他不適合。

所以他要盡量保證工作不出錯誤。

當張揚發現丹妮斯-懷斯不聽從建議,隻是穩穩坐著繼續看比賽,繼續下去進球是肯定會發生的,於是他就決定撇清自己與進球之間的關系。

至於丹妮斯-懷斯怎麼想?

“我隻是個愣頭青!”

一個愣頭青在建議無果的情況下,生氣的在微博發泄一下,說出自己氣憤的原因,又有什麼大不瞭的呢?

很少有人會多想。

大部分人會就事論事,覺得他的能力不錯,隻是有丹妮斯-懷斯壓著發揮不出來,錯誤也就和他沒關系瞭。

————

球場左側的一個貴賓包廂裡,格利戈裡坐在窗口前,旁邊站著的是埃比尼澤。

一般的比賽,格利戈裡會選擇坐在主席臺。

可今天對手是桑德蘭,他認為球隊贏球希望很小,於是就坐進瞭貴賓包廂。

“張能起到作用嗎?”埃比尼澤問道。

“那說不一定。”格利戈裡道,“我沒想過贏球,打平已經不錯瞭,就當是給他一次鍛煉的機會。”

兩人正說著。

格利戈裡拿出瞭平板電腦,他打開電腦查看,一邊說著,“我記得張每次看比賽都會發微博,不知道今天還會不會。”

“現在他不可能直播比賽。”

“那說不一定,他現在很空閑。”格利戈裡說著打開瞭微博,一查看頓時愣住瞭。

埃比尼澤湊瞭過去。

“他真是個愣頭青,居然這麼發消息。”格利戈裡苦笑著說瞭一句,隨後跟著道,“不過我們可能要有麻煩瞭。”

“怎麼瞭?”

埃比尼澤仔細一看,就看到瞭消息,他覺得有點好笑,“你覺得這會發生?”

“也許吧。”

格利戈裡有些說不準,但微博消息下方的留言中,不少微博粉絲倒是對張揚表示瞭支持,但也有一半表示反對。反對的人也許是切爾西球迷,他們也不願意有人說自己球隊前隊長的壞話,即便這位前隊長目前效力米爾沃爾。

埃比尼澤隻是笑笑,隨後道,“那我們就繼續來看比賽吧。我有種奇怪的感覺。雖然我在米爾沃爾工作,但忽然有點期待桑德蘭的進球瞭。”

“我也有同樣的感覺。”

兩人對視一笑。

————

上半場第28分鐘。

過去三分鐘時間裡,雙方各有一波互相的攻守。

桑德蘭的攻勢沒能對米爾沃爾造成威脅,米爾沃爾的攻勢則隻有開頭,就被對方球員搶瞭下來。

丹妮斯-懷斯坐在教練席上。

他看著眼前的比賽,想起剛才張揚說的話,忽然覺得有些好笑。

對方會進行快攻?

提醒喬伊不要被輕易突破?

這都什麼對什麼啊!完全是在胡言亂語!剛才對方的攻勢可以在中路利用傳球完成的,而不是依靠邊路球員的突破。

“這傢夥不會是靠猜測來分析比賽的吧?”

丹妮斯-懷斯滿心好笑的想著,他覺得主席格利戈裡做出瞭錯誤的決定,居然請瞭這麼個不靠譜的‘比賽指導員’。

這時比賽場突然變得緊張!

桑德蘭的後衛把球傳到瞭邊路,對方邊前衛猛然啟動,加速帶球向前狂奔。

米爾沃爾一直踢的有些被動。

右前衛喬伊-希利大部分時間都在後場,根本沒有機會插上助攻,這倒是加強瞭米爾沃爾右路的防守厚度。

這一次喬伊-希利來得及跑過去防守,他貼過去想要阻止對方,最好是能夠搶下來。

他是這麼想的,也是這麼做的。

可當喬伊-希利伸腿搶球的瞬間,對方猛然一個向左側的啟動加速,他根本來不及變換動作,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甩開。

“喬伊被突破瞭!”

尼爾球場解說員麥克-約翰遜大吼一聲提醒米爾沃爾的防守,可惜他隻是個解說員,吼得聲音再大也無法讓場中球員聽到。

對方邊前衛突破喬伊-希利後,跑到禁區角落從容傳中,跟上的一個卷發南美人平推射門,把球送入瞭米爾沃爾的大門。

現場的桑德蘭球迷頓時歡呼起來!

米爾沃爾球迷的情緒則變得低落,他們實在難以接受主場落後的現實,盡管絕大部分球迷都認為,米爾沃爾很難擊敗桑德蘭。

“太遺憾瞭,是胡裡奧-阿爾卡!”

“這名阿根廷前鋒的效率非常高,本賽季幫助桑德蘭打進七個聯賽入球,現在已經是第八個瞭……”

球場解說員麥克-約翰遜的聲音都變得低落。

現場情緒最為低落是米爾沃爾領隊丹妮斯-懷斯,他皺著眉頭看著桑德蘭進球,心裡滿是不可置信。

這個進球過程似乎和剛才聽到的一樣啊!

怎麼回事?

那個傢夥居然猜對瞭!

————

丹妮斯-懷斯不願意承認失敗,尤其在他認為張揚靠運氣‘猜’比賽的情況下。

他什麼也沒有做。

他也沒有針對進球和張揚說上哪怕一句話。

米爾沃爾教練席上的情景是,丹妮斯-懷斯坐在一邊,張揚和他挨著,可卻間隔瞭一人距離,再往邊上找就是站著的隊醫瞭,替補球員們則在另一側坐瞭一橫排。

喬什-辛普森坐在丹妮斯-懷斯的一側。

他是一名加拿大籍球員,今年八月份才剛來到米爾沃爾,憑借風趣、爽朗的性格,隻用幾個月時間,和隊友們都混的熟悉瞭。

張揚給出丹妮斯-懷斯建議時,辛普森聽瞭個清清楚楚,他還和旁邊的愛爾蘭隊友蒂姆-克蘭希打趣說,“蒂姆,新來的助教真有意思。他剛才說桑德蘭會從右側發動進攻,喬伊的防守很危險,那意思似乎是,桑德蘭會進球!”

“如果這件事發生瞭,我一定現場膜拜上帝!”

“對,我認為他就是上帝!”

克蘭希跟著笑瞭好幾聲。

現在當所有人都在為桑德蘭的進球感到鬱悶時,蒂姆-克蘭希再次咧開瞭嘴,低聲對辛普森說道,“喬什,你可以去膜拜上帝瞭!”他說著還指向張揚的位置。

辛普森打瞭個哈哈,“我隻是開個玩笑。”

“說話不算壞啊!我記住瞭一次!”克蘭希毫不保留的奚落著,隨後道,“真不可思議,和你剛才說的進球一樣,是那個叫張的新助教判斷的?”

“是啊,我真覺得他是上帝!”

“你又想膜拜瞭?”

辛普森覺得很沒面子,他臉色兇狠的發下瞭誓言,“再有下一次,我一定說到做到!”

“我有點期待瞭。”克蘭希笑道。

超級預言大師